主办: 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 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实践探索 > 应用之窗 > 破产案件简易审的具体构建 ——江苏南京中院关于破产简易审的调研报告
破产案件简易审的具体构建 ——江苏南京中院关于破产简易审的调研报告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姚志坚 王 静 荣 艳 焦明明 日期:2017年10月10日

图一:已终结破产程序案件审限占比统计
图二:已终结破产程序“三无”企业的审结情况

    核心提示:自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截至2017年6月30日,南京全市法院共审结破产案件358件,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但部分案件审理期限较长,束缚了破产审判的高效规范运行。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进行调研,通过对破产案件进行繁简分流,构建破产案件简易审的审理规则。

    一、现状:全市法院破产案件审理周期

    1.部分案件审理期限较长

    在南京全市法院审结的破产案件中,经实体程序审理后以“终结破产程序”方式结案的共80件,平均审理期限约26个月,其中2年以内终结破产程序的共41件,2年以上至3年的共22件, 3年以上的共17件(见图一)。

    2.部分案件审判效率不高

    就破产企业的类型看,在已终结破产程序的案件中,破产企业属于“无财产、无人员、无账册”(即“三无”企业)或至少存在“三无”情形之一(即类“三无”企业)的案件共24件,平均审理期限约23个月。其中1年内审结的案件共7件,平均审理期限仅6个月,而3年以上审结的6件,平均审理期限达到42个月,同是“三无”企业,案件审理周期差距甚大(见图二)。

    二、原因:现行破产审理程序与案件难易程度不相适应

    与普通商事案件相比,破产案件具有法律关系多维化、利益主体多元化、矛盾纠纷复杂化的特点,是司法裁判与社会管理相糅合的系统工程。因此,破产审判在程序设计上,充分考虑到了其与商事案件的差别。然而,并不是所有破产案件均呈现纷繁复杂的特点,相互间也有难易之别,相较于商事案件实行的繁简分流,破产程序不加区分地“一刀切”,难免影响部分相对简单破产案件的审判效率。

    随着破产审判专业化的推行,根据破产案件的难易程度进行繁简分流,通过构建破产简易审以实现简案快审、繁案精审已是必然要求。实现繁简分流的前提是合理确定破产案件简易审的适用范围,即在充分考量破产企业的经营、财产状况、社会影响、所涉法律关系等特征的基础上,明确可适用简易审及排除适用简易审的范围。具体而言:

    1.可适用简易审的情形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可适用简易程序的应当是事实清楚、债权债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案件。贯彻到破产案件的审理中,则表现为破产原因、破产财产、债权性质等基本案件事实清楚、争议不大且不存在破产无效行为和可撤销行为等。这是构建破产案件简易审的总体要求,具体包括下列情形:

    (1)债务人财产和债权人人数均较少的。债务人财产、债权人人数的多少与破产案件的难易程度有关,债务人财产、债权人人数越少,管理人对债务人资产状况调查、资产处置等方面耗费的时间也会减少,核查债权的工作量也可以减少,资产处置的难度相对较小,破产程序可以快速推进,从而较快审结案件。

    (2)债务人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或者债务人人员下落不明,未发现债务人存在其他财产的。此类案件中,管理人无法全面掌握企业的资产情况,债权审核、资产调查、审计评估等难以进行,仍按照普通程序审理并无必要。管理人对债务人名下可能涉及的房产、存款、股权、车辆等财产线索进行调查后,债务人确无财产或仅有少量财产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的,可依法直接裁定终结破产程序。同时,为防止债务人的有关人员有隐匿或销毁账册、重要文件等恶意逃避清算义务的行为,经依法释明相应法律责任,其仍拒不提交公司账册、重要文件等材料,严重影响破产程序进行的,可以采取相应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同时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引导债权人向债务人主张权利。

    (3)债务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的。破产费用在破产财产清偿顺序中最为优先,并且随时清偿,如果债务人财产连破产费用都无法清偿,则顺序在后的共益债务、破产债权等更无法清偿,破产程序进行下去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三条第四款之规定,经管理人尽职调查后发现债务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破产费用时,即可终结破产程序。

    2.排除适用简易审的情形

    对于财产处置存在重大困难或法律关系疑难复杂等情形的破产案件,相关问题的解决需要较多协调沟通,不符合简易审的初衷。具体包括:

    (1)债务人涉及大量职工安置、债权构成复杂的。很多破产案件中会面临企业职工、普通债权人等诸多问题,特别是在涉及职工安置、职工债权的案件中,需要解决职工劳动保障、福利保障、再就业等问题;债权人人数众多、债权构成复杂的案件中,需要逐一进行债权确认,有时甚至要等待衍生诉讼的结果,适用简易审的效果也就无从体现。

    (2)债务人财产处置存在重大困难的。债务人财产的处置一直是破产程序中极为复杂的问题。在债务人财产处置存在重大困难的情况下,需要法院、管理人、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以及潜在的资产购买者等进行大量的沟通协调,也不宜适用简易审。

    (3)涉及刑民交叉的。在破产案件中,有相当部分企业存在“企业构成破产原因”和“企业或企业业主涉嫌集资类犯罪”并存的情形,此类企业财务管理混乱,关联企业间资金拆借频繁,债权债务核查难度大,部分财产变价分配还会涉及与刑事追赃程序的协调衔接,也不宜适用简易审处理。

    三、构建:破产案件简易审的审理规则

    破产案件简易审应当针对破产程序中的多个环节,以依法简化为原则,以维护破产参与人合法权益为前提,尽可能简化审理规则,突出简易之特点。

    1.缩短并限定审理期限

    企业破产法涉及的审理期限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有关程序性事项的审理期限,二是管理人履行职务的有关期限。

    (1)缩短有关程序性事项的审理期限。一是受理破产申请的通知期间。明确限定“五日内”通知已知债权人并予以公告。二是债权申报的期限。明确债权申报期限为“三十日”,自人民法院发布公告之日起计算。三是宣告破产的审查期间。人民法院根据管理人提交的申请报告,经审查认为债务人符合宣告破产条件的,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五日内”裁定宣告债务人破产。四是终结破产程序的审查期间。人民法院收到终结破产程序请求之日起“五日内”裁定终结破产程序。

    (2)明确管理人履行职务的有关期限。一是接管资产的期限。明确管理人在接受指定之日起三日内接管债务人财产、印章和账簿、文书等资料。二是资产调查的期限。明确管理人在接受指定之日起二十日内查清债务人名下可能涉及的房产、存款、股权、车辆等财产以及欠缴的工商、税务等债务。三是财务状况报告的提交期限。明确管理人在债权申报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提交财务状况报告,符合宣告破产条件的,同时提交宣告破产的申请。

    (3)限定总体审理期限。企业破产法对于进入审理阶段的破产案件并未限定审理期限,在缩短有关程序性事项的审理期限、明确管理人履行职务期限的基础上,可以限定破产案件简易审的总体审理期限为裁定受理之日起六个月。

    2.简化审理方式

    (1)简化送达方式。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事送达工作的若干意见》的规定,依法简化送达方式。一是要求诉讼参与人确认送达地址,管理人可以参照民事诉讼程序中设置送达地址确认书的方式向债权人送达相关文书。二是采取关联查询、电子送达等多种方式提高送达效率。对拒不确认或以拒绝应诉等躲避、规避送达的,通过查询当事人的一年内的诉讼、仲裁、民事活动中的地址或依法登记备案的地址进行送达。同时探索电话、微信等电子送达方式。三是除受理破产申请、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时间、宣告债务人破产和终结破产程序必须公告以外,其他的公告可以以书面形式送达。在公告方式上,可以通过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公告。

    (2)简化财产变现与分配。一是财产分配方案以一次表决为原则,同时不妨碍可能进行的追加分配。二是灵活处置财产。特别是在财产不足以支付变价费用或者变价费用可能高于变价收入时,经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后,尝试对破产财产以核销、实物分配、债权分配等方式进行处置。

    3.简化债权人会议制度

    一是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的召开时间,可以缩短为债权申报期限届满之日起五日内。二是会议表决问题。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管理人应就破产财产的管理与变价方案、分配方案提交表决,原则上不再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在表决方式上,可以通过电子邮件、传真、短信、网络平台、书面确认等方式在场外提前表决。三是不设立债权人委员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破产案件相对简单,债权人的人数较少,而且债权人委员会并非破产程序中的常设机构,故可不设立债权人委员会。

    4.发挥“执转破”衔接程序的优势

    相对于破产程序,执行程序在财产调查、处置等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在对“执转破”案件适用简易审时,可以将执行程序已有的成果直接归入到破产程序。具体而言:

    (1)简化财产调查。相对于管理人,执行部门在调查、控制被执行人财产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特别是近年来执行指挥中心的建设和执行信息查控平台的搭建,大大提高了执行调查、查控财产的全面性和准确性。在适用简易审时,可以直接引入财产查控结果。同时为确保查控结果的实时性,执行部门在移送案件前应当对债务人的财产状况重新进行一次调查,并制作财产线索清单一并移送。

    (2)简化财产处置。执行部门已经对债务人财产采取的价值评估,在客观条件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提交债权人会议讨论,无需再委托中介机构进行价值认定。对于已经采取变价措施的,所得价款可按照债权人会议通过的或法院裁定通过的分配方案直接进行分配。

    (3)简化终结程序。对于执行程序终结后,债务人已经没有财产或者财产已经处理分配完毕的,在简易程序中无需再进行破产财产管理与变价、分配的,可依法裁定终结破产程序。

    (课题组成员:姚志坚  王 静  荣 艳  焦明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