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 中国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 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实践探索 > 应用之窗 > 规范小额诉讼制度 彰显一审终审价值——辽宁高院关于小额诉讼程序适用的调研报告
规范小额诉讼制度 彰显一审终审价值——辽宁高院关于小额诉讼程序适用的调研报告

来源: 作者: 日期:2017年11月27日

图一:小额诉讼案件类型
图二:小额诉讼案件裁判方式

    核心提示:在案件繁简分流、简案速审的司法背景下,需要重新审视小额诉讼程序的实践定位和司法价值。相对于二审终审程序,小额诉讼适用“一审终审制”,其设立目的在于法院及时高效审理“面广量大”的民事案件。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适用小额诉讼程序的案件开展调研,分析现有问题,提出相应建议。

    一、基本情况

    课题组通过数据采集、抽阅卷宗、座谈问卷等方式,总结了辽宁省基层法院2016年度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适用情况、案件类型和裁判方式等方面的主要特点:

    1.审理部门及适用情况。

    审理小额诉讼案件的主要部门包括:民事审判庭、小额速裁庭、立案庭以及派出法庭等。2016年度,辽宁省各基层法院共审结各类民事案件378329件,其中适用简易程序审理251589件,简易程序适用率为66.5%;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19236件,占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数量的7.65%,占同期受理民事案件总数的5.08%。小额诉讼程序的适用比例较低。从全省范围来看,小额诉讼案件的受理极不均衡。沈阳市和大连市的基层法院受理的小额诉讼案件分别占全省总数的76.3%和11.5%。

    2.小额诉讼案件主要类型。

    2016年度,辽宁法院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涉及20余种案由,主要有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主要是物业服务公司起诉业主追索物业服务费)占51.35%,买卖合同纠纷占13.47%,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占11.82%,民间借贷纠纷占8.46%,追索劳动报酬纠纷占4.73%,劳动合同纠纷占2.82%,赡养、抚养纠纷占2.53%,生命权、健康权纠纷占1.69%,供用水、电、热力合同纠纷占1.34%,电信服务合同纠纷占1.05%,其他纠纷占0.74%(见图一)。物业服务合同等权利义务比较明确的类型化合同纠纷案件是小额诉讼程序适用的主要领域。

    3.小额诉讼案件裁判情况。

    小额诉讼案件以调解和撤诉方式结案的比重较大,2016年度,辽宁法院以调解和撤诉方式审结的小额诉讼案件合计有15081件,分别占案件总数的65.09%和13.31%;以判决方式结案3559件,占案件总数的18.5%;以裁定驳回起诉、不予受理等其他方式结案596件,占案件总数的3.1%(见图二)。

    4.案件审理周期短。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案件的平均周期为22天,其中以调解方式结案的小额诉讼案件平均审理天数仅为5.06天,以判决方式结案的小额诉讼案件平均审理天数为31.94天,立案受理后当天予以结案的有251件,占小额诉讼案件总数的1.3%。均远低于同期简易程序案件的平均审理天数。小额诉讼案件的当庭裁判率约为70%,远高于基层法院适用其他程序审理案件的当庭裁判率。小额诉讼程序在提升审判效率方面发挥的优势作用明显。

    二、存在问题及原因分析

    1.小额诉讼程序的立法定位不明晰,与简易程序同质化。

    与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小额诉讼案件将占到基层法院全部民事案件的30%左右”的实践预估相去甚远。从法院角度看,有的法院认为,小额诉讼是简易程序的再简化,只有在既符合“小额”标准、又符合“简易”条件时,才适用小额诉讼程序。淡化了小额诉讼程序的独立性,与简易程序、速裁程序发生功能混同,也让不少法官对设立该程序的必要性存在困惑。有的法官认为,小额诉讼程序与简易程序没有差别,对于“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民事案件,即便标的额较小,法院直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不必启动小额诉讼程序。有的法官认为,小额诉讼案件实行一审终审制,当事人如果对裁判结果不满意,一审法院将承担较大的判后答疑和申诉信访压力,因此对于小额诉讼程序避而不用。从当事人角度看,我国民事诉讼“二审终审制”的观念已深入人心,小额诉讼程序实行“一审终审制”。有的当事人担心裁判结果在不符合或者未达到其心理预期时,又丧失了上诉的权利救济和保障,“一审终审”成为当事人接受该程序的最大障碍。相较而言,仲裁程序、国家赔偿程序的“一审终局”,当事人更易接受。

    2.案件类型过于集中,其功能价值无法充分显现。

    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类型主要涉及物业服务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和追索劳动报酬纠纷等。其中物业服务合同纠纷占51.35%,且主要是物业服务公司起诉业主追索物业服务费,其他四类纠纷分别占比13.47%、 11.82%、8.46%、4.73%。这五种案由合计占到了小额诉讼案件总量的89.83%,劳动合同纠纷及赡养、抚养纠纷等其他案由合计只占10.17%。审判实践中小额诉讼的案件类型过于集中,未能穷尽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的小额案件类型。

    3.小额诉讼程序向其他程序转换诉讼成本高。

    立案时确定适用小额诉讼程序,经审理后因不符合小额诉讼程序适用条件需转换程序的案件有1036件,其中转换为简易程序审理的有872件,程序转换率为4.53%;直接转换为普通程序审理的有164件,程序转换率为0.85%。调研发现,小额诉讼程序向普通程序转换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需要采取公告方式送达,而排除了简易程序和小额诉讼程序的适用。目前法院转换程序主要是裁定终结小额诉讼程序,并转换为简易程序或普通程序,再重新立“初”字号案件以简易程序或普通程序审理。这种做法使得法官重复办案,当事人两次诉讼程序,在法院审理过程中,一个案件变成了两个案件,造成小权益大成本,与小额诉讼程序的“低成本,高效率”价值目标相悖。

    4.送达时间长。

    主要表现为:第一,小额诉讼案件送达的时间占据审理期限比例较大。调研中发现,在审理小额诉讼案件过程中,诉讼文书送达环节的耗时占到全部审限的三分之一左右,而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一般要求法官原则上在一个月内审结,因此如果采用传统模式进行送达,可能导致案件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审结。第二,送达时间长成为导致小额诉讼程序适用率低的重要因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四十条的规定,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不适用公告送达。而在司法实践中,大量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的金钱给付案件,因一方当事人下落不明需要公告送达,而排除了简易程序和小额诉讼程序的适用。

    5.小额诉讼的独立程序价值未能体现。

    法院的民事小额诉讼案件没有设计专门案号,也没有单独司法统计数据。

    三、相关建议

    1.树立小额诉讼“强制适用”理念。

    首先,小额诉讼程序的强制适用是民事诉讼立法的应有之义。小额诉讼程序是法定程序,不存在选择适用或者协商适用的问题。凡是符合法律规定应当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必须以小额诉讼程序审理。其次,赋予当事人程序异议权,以保障当事人适用小额诉讼程序的正当权益。第三,经法院审查,异议不成立的,口头驳回,并继续适用小额诉讼程序。

    2.凸显小额诉讼“一审终审”的独立程序价值。

    小额诉讼的“一审终审”程序与二审终审程序、简易程序、特殊程序、再审程序及执行程序构成民事诉讼程序。小额诉讼不是司法救济程序,是有别于其他程序的独立的诉讼程序,是新型诉讼。小额诉讼程序应与法院的司法资源配置相符,与案件性质相符,与当事人的诉讼成本、诉讼收益等相符,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立法价值目标。课题组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在民事诉讼法级别管辖的基础上,对基层法院管辖案件再细化,对5万元以下涉及金钱给付的案件,不局限于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的案件类型及范围,只要涉及民生权益保障类型的,应当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对于10万元以下涉及金钱给付的案件,根据当事人约定,可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小额诉讼可比照劳动争议案件,象征性收取10元诉讼费。并统一统计数据及案件案号。同时要贯彻落实小额诉讼“一审终审”的诉讼模式,庭审不区分调查、辩论阶段,庭审及裁判文书明确适用小额诉讼程序,一审终审,不再赋予小额诉讼案件当事人上诉权。在小额诉讼案件的裁判文书中要标明“本裁判为终审裁判”。

    3.优化程序衔接机制,最大限度缩短办案周期。

    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可以采用庭审同步录音录像,代替庭审笔录。如发现属于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二百八十条规定的“因当事人申请增加或者变更诉讼请求、提出反诉、追加当事人等,致使案件不符合小额诉讼案件条件的”情形,主审法官可裁定转换程序。转换程序亦应简化。若转为简易程序审理,不更换主审法官,一般情况下也不再另行开庭,以庭审同步录音录像为准,避免重复劳动。通知告知当事人,同时在裁判文书注明转换简易程序。若转为普通程序审理,不更换主审法官,组成合议庭,对双方当事人在小额诉讼开庭程序已确认的事实,以庭审同步录音录像为准,可不再开庭举证、质证。在裁判文书注明转换适用普通程序。

    4.借力互联网,探索在线审理、在线调解、电子送达的小额诉讼审理送达模式。

    灵活小额诉讼的审理模式和开庭时间,在法院工作时间之外、在节假休息日,利用互联网、微信平台开庭,开展在线审理及调解,随时方便当事人诉讼。案件审理原则上当庭审结,当庭宣判。并推行传真、电子邮件和短信、微信等送达方式,以提高送达效率。

    5.程序救济。

    小额诉讼程序简化为一审终审。如果当事人对小额诉讼的生效裁判结果不服的,认为存在法定再审事由的,建议允许启动再审程序作为小额诉讼的救济程序。因再审程序适用普通程序审查,故应限定为一次审查终局制。

    6.简化裁判文书。

    对于小额诉讼案件可灵活裁判文书样式,采取表格式、令状式、要素式等制式文书。只记载当事人基本信息、诉讼请求及裁判结果即可。对于当庭调解、及时履行的,可在庭审笔录中注明裁判结果,不必制作裁判文书。

    (课题组成员: 赵英伟  唐学峰 孙维良  高  菡  王维鑫)




分享到